卫清河走过来时只看了他弟一眼,随后目光落到魏小晗身上:“真的很抱歉,我弟给你添麻烦了。你在外面等这么久,今天风很大吧?”

    魏小晗:“没……没事!我比较闲,再等半小时都可以!你弟喝醉后挺乖,不吵不嚷安安静静。我不怕冷,而且才带你弟走了一路,运动以后更不冷。”

    卫清河蹙眉:“我查过地图,从那家酒吧到这还有点远。我弟分量不轻,你带他过来应该不轻松吧?”

    被cue到的小少爷正蹲在马路边,一脸呆萌地数着来来往往的车辆。

    魏小晗捕捉到的是另一个点。

    River竟然连酒吧到路口的距离都查过!

    那他肯定知道那是一家gay吧!

    魏小晗极力维护自己在男神面前岌岌可危的形象:“我进那家酒吧纯粹是闲逛无聊好奇心害死猫,鬼迷心窍误入歧途,我……我真不是……”

    卫清河淡定点头:“我知道。”

    魏小晗惊呆了。

    River知道?

    难道他的男神仅凭短短几句话,就已看出他纯洁无瑕、今生今世、眼里心里只容一人的高尚灵魂啦?

    卫清河委婉道:“你卫衣胸口位置的倒霉熊图案怪可爱的。”

    魏小晗:痛苦面具jpg

    所以是他不配进gay吧是吗?

    卫清河又定定看了他一会儿,用不太确定的口吻问:“我看你有些眼熟,你该不会是魏小晗吧?”

    试图捂好自己小马甲的魏小晗:芜湖。

    他麻木道:“是我。您好,River前辈。”

    卫清河把他弟塞进后排车座,让他坐副驾驶位。

    魏小晗没想到他们会以这样诡异的方式相见,坐进车里后更加紧张。

    他望着车外夜景出神,在卫清河第三次叫他后才反应过来,端正坐姿神情严肃:“您……您刚才叫我?”

    卫清河忍俊不禁:“你现在住哪呀?我送你。”

    魏小晗一顺溜报出地址和酒店名,说完就后悔了,恨不得立马钻地缝。

    就几步路的工夫,他也要别人送自己?还要开迈巴赫送?

    卫清河跟着导航把车开到酒店前,沉默了。

    总共四层楼,门口还挂着一排裤衩,黑白地砖和暗黄色灯光莫名营造出一种类似鬼宅的氛围。

    卫清河:“你现在住这?”

    魏小晗腼腆一笑:“便宜。”

    卫清河:“我在城郊有栋闲置别墅,这几天陈阿姨和小鲍也在那里,你要不要……”

    魏小晗想到之前看过的有关River的包养传闻,浑身一颤:“不用。”

    卫清河:“我有一张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的无限入住会员年卡,你搬进来住,不许拒绝。”

    魏小晗声如蚊蚋:“好的。”

    魏小晗办完退房手续回到车内,接着卫清河把他送到丽鎏金大酒店。

    酒店服务员显然认识卫清河,她们佯装无事地看着两人一起进入电梯间,等电梯门合上,她们霎时炸了。

    “我不是做梦吧?River会带人进自己的房间?”

    “和他同行的那个男生看上去很不错哎,后面又圆又翘,带感!”

    “他好嫩!像瓷娃娃一样,好想揪他的脸救命!”

    “这两人站在一起我好磕!攻受分明,奶狗配魔王,我喜欢哈哈哈!”

    酒店电梯间宽敞,魏小晗嗅到空气里的淡淡香水味,苔藓香和薰衣草的气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