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笔趣阁(biquge)新站 > 玄幻魔法 > 逆旅行人 > 正文 4、重逢
    入夜,司证院大狱穆清闭目榻上,“铮”,阵阵梅香飘来,昏暗中穆清眼底一片清明,“你来了。”

    “是啊,三年了!哥哥,好久不见啊!”

    穆清起身看向来人:他就静静地站在那儿隐藏在黑暗之中,闯进来的月光倾洒在足前难以更进一步,只能悄悄的和脚边的红梅打个招呼,白色的靴子一尘不染,映的落梅越发的鲜艳如血,隐隐蜿蜒而上染红了里衣,纵使一身暗灰色的外袍也掩不住的张狂肆意,一路逆流而上最后趴伏在颈边,清晰锋利的下颚线好像便是驯服了这一切张扬的根源,在往上朦胧在昏暗之中看不真切了。打量过后,穆清喃喃道:“你倒是变了不少啊。”

    “呵”,轻笑着上前一步,刚好迈进月色之中,腰封以下镀上一层银光,“难不成我还应该是三年前的小乞丐模样吗?”

    “小渊…”

    “你闭嘴,我可没兴趣在这种地方叙旧,更何况你我之间也没什么好叙吧。”短暂的沉默“我也听说了传闻,穆天翊,落梅苑苑主大人!呵。穆大人如此神通,怎的来此地下榻了,嗯?”

    “我知道是你,我知道这么做一定有你的道理,我相信你会让我出去的,郭少尘一定有问题!”

    “呵呵!凭什么?你凭什么?”萧飒揉着太阳穴,面露苦色癫狂一笑,很快又镇定下来,刚刚的神色几乎是错觉,尽管如此,穆清亦是察觉不妥,连忙追问“小渊,你怎么了?”萧飒并不接话,兀自出神了一会儿,将穆清急切的神色收入眼底,轻飘飘的:“头疼。”穆清再欲追问,萧飒已开口,“我堂堂一院之主自有诸多要事处置,这极夜时刻,本该安置歇下了,却在这司证院大狱里浪费时间,真叫人头疼。”听着话里话外的敷衍,纵使穆清一个字也不信,但却不再提及任何相关话题了,二人之间再度陷入了默契的寂静。

    萧飒看着穆清的欲言已止,心生不耐,“信不信,自便。”说罢也不管穆清是何反应,徒留一封书信在月光下孤孤单单的等着,人已消失不见。

    穆清呆呆的看着那封信,仿佛那人还站在那里,也不急于上前陷入了沉思:三年前,我一厢情愿为了我的小乞丐好,全了我的忠义、仁孝、气节,却独独不曾听进去小渊的不愿,如今物是人非,确实没什么旧好叙了。想来,这三年小渊过的也许容易却并不开心,我可能真的错了吧?哼,当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错也好,对也罢,终究什么也改变不了了,倒是千变万变,小渊始终还是那个小渊。天翊临渊无人出,确实谁也出不了。这落梅苑院主说是我倒也不为过,呵呵,我可真是有够无耻。也就只有这样对你了,小渊。

    刚一出了司证院,萧飒踉跄两步甩甩头,除了那满目猩红,仿佛倒也无甚不妥。

    “没死在里头啊!还活着浪费药材。”荆红尘嘴上嫌弃动作不停,麻溜的拿出白玉瓷瓶,倒出一颗碧色药丸,让萧飒吞下。

    “咳咳,让你噎死多丢人啊。”萧飒笑着回道。

    “哎呀,两位可真是好兴致,在这司证院大门口调笑。这一会儿出来人了,又得劳烦我给善后。不过,我喜欢。咯咯。红尘,别老那么暴躁嘛,容易变老。毕竟你可不像我这样人见人爱,万一没人要怎么办?”

    “哈哈…咳咳…”

    “活该!走吧!还干啥?”

    “咳…把这里痕迹…咳…”

    “知道了,知道了!红尘,你们先走,我着人收拾一下。”

    倘若有人看到这一幕,任谁也想不到,这调笑的三人是传言中神秘的落梅苑苑主和红蓝女子。

    皎洁的月光下,红衣女子指挥着一群白衣少女,收整着一地落梅,仿佛天上来的JIE花仙子,不一会儿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