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大家还在练第一式的朱樱,她靠着广场上威严的石狮子坐下,翻阅起比她手掌立起来还要宽的《千秋剑法》。

    写这本剑法的人,还真是沉得住气,总共就三个招式的剑招,被他写成了一本巨著。

    朱樱跟着书上的图画,一招一式的学,然后她就学会了。

    这比画符简单多了,她扫视着广场上练剑的师弟们,一个个懒洋洋的,像是拿着剑在跳广场舞,怪不得被凌霄宗超越了。

    江柠月天生剑心,资质绝佳,成为无妄子的真传弟子后,也带了几届师弟练剑了。一般来说,只要大家把基础剑法《千秋剑法》学会,以后的剑法只需要让大家自行看书练习即可。

    朱樱毫无疑问是这届弟子最佳的,短短半月就已经把千秋剑法练得炉火纯青,无人能及,要是师父知道了,可能会破例再收一个亲传弟子。

    江柠月看着广场上还在学第一式的众人,照这个进度,她这个月别想有时间和师兄约会。

    三师弟每天不见踪影,四师弟去人间调查七师妹和何平的身份去了,五师弟和六师弟又下山做任务去了,其他内门弟子又不是掌门亲传弟子,没有教导新弟子的资格。

    江柠月提着剑,郁闷极了,她都好几天没见着林映南了,也不知道他最近在忙什么,最后她的目光停留在了坐在石狮子旁边的朱樱。

    咦,内门弟子没有资格,可千秋宗为了激励新弟子练剑的上进心,规定同一届成绩优秀者,可以指导同一届的弟子练剑。

    江柠月迈着轻快的步伐来到朱樱身旁,“师妹,你有事吗?”

    朱樱循着声源抬头,什么叫我有事吗?江柠月这个样子,真像她在公司里面有同事喊她帮忙前,问她有空没有。

    “有事!”朱樱合上《千秋剑法》这本巨著。

    江柠月自动过滤掉她的回答,嘟嘴道:“师妹,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哈,她都说自己有事了,为什么江柠月还能说出让她帮忙的话,就在朱樱在思考什么样的理由可以让江柠月打消让她帮忙的想法时。

    江柠月朝着广场上还在练剑的弟子,大喝道:“大家停一停,我有件急事要做,接下来的两天就由朱樱师姐带大家练剑。”

    朱樱:“???”

    人群中有人小声嘀咕了句:“明天不是半个月一次的休息日吗,我还想睡一天懒觉呢。”

    尽管他的声音很小,但元婴修为的江柠月还是听到了,她兴奋道:“我想起来明天是休息日,那就今天半天朱樱师姐带大家练剑,我先走了。”

    朱樱楞坐在原地,她好像还没有答应,为什么江柠月就走了,广场上的师弟们都求知若渴的望着她。

    “师姐,我可不可以请教一下,这个一叶知秋的精髓究竟是什么啊?”

    朱樱很不理解,书上一字一句写得这么清楚的问题,为什么还有人来问,她站起身来,耐心解答:“在用剑制敌时,要懂得预判敌人的招式。”

    啊?书上不是这么写的啊。”那弟子捧着《千秋剑法》道。

    朱樱脸色微沉,你要问,我答了,回答了你又说和书上不一样,那你问个啥?那你干脆不要问呀。

    洛君安看得出朱樱生气了,他把问问题的弟子带到一旁,“我来教你。”

    千秋广场的另一端,有两个衣着华贵的妙龄女子在寻人,有人认出了他们的两个的身份。

    “哎,那不是秋凝长老的亲传弟子吗?”

    “他们怎么上来的,千秋峰的结界开了吗,我要去看看,半个月没下山,都快发霉了。”只有金丹以上的弟子能接任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