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中女主叫夏苗,家庭不幸,父亲去世,和母亲相依为命。

    按理说江淮早就对她有了想法,应该会去关注她才对,可是这两天江淮除了上厕所就是坐在位置上,其他哪都没去,这就有点奇怪了。

    叶岁晚决定去打探下消息,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穿过来,但她知道肯定和江淮有关,说不定完成江淮的心愿她就可以回去了。

    一想到这叶岁晚就又有动力了,她决定寻找女主,于是帮助江淮计划正式启动。

    帮助计划第一步:

    就是得先找到女主在哪个班上,然后再观察事情发生到哪一步了。

    这几天过得太安稳了,叶岁晚根本无法得知现在是书中哪个时候,没有一些相关事件的发生,她就只能靠观察来猜测了。

    而且她找夏苗还先不能让江淮知道,毕竟她和江淮说过他们是书中人物,所以她一问,江淮就会知道,她要给江淮一个惊喜。

    ……

    这天,江淮看到叶岁晚一到下课就鬼鬼祟祟的跑出去,不知道在干什么。

    起初他还不在意,可是她一直这样,班上有些同学想找她玩都看不到她人,纷纷打趣道她是不是看上别的班的人了,所以一下课就跑去别的班了。

    这句话不禁让江淮在心中敲醒警钟,不知道为什么他听到这话很不爽,他很不开心,眼神也变得冷冽起来。

    快上课了,叶岁晚才悠哉悠哉的回来,她刚坐下来就觉得不对劲,看向江淮。

    “你怎么了,江淮?”

    江淮没回答,淡漠的撇开脸。

    叶岁晚也没多想,反正他经常这样,况且她也没惹他,她可是一直在为他的幸福生活忙着呢!他感谢她还来不及。

    江淮看叶岁晚漫不经心的样子,心里怒火中烧,“这个女的果然是没良心,前几天还一直缠着他,烦着他,就这么一会就转移目标了,呵。”

    叶岁晚压根不知道江淮心里活动如此丰富,她还变成了那个罪魁祸首。

    她还在一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转着笔,美滋滋的幻想她要怎么帮助他和女主。

    等到下午最后一节课的时候,叶岁晚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江淮周身的气息越来越冷冽,她都觉得要被冻死了,实在受不了他这个样子了,“喂,江淮,你到底怎么了?谁惹你不开心了吗?”

    他眼睛看向了她,用一种冰冷淡漠的眼神仿佛在告诉她,“我被谁给气着了,心里没点数吗?”

    叶岁晚心里当然没数,她又没做什么,这么看着她干嘛?而且怎么变成她的错了,半天不说话,算了,爱说不说,不说拉倒。

    刚好下课铃声响起,叶岁晚准备背着书包回家。

    这时,江淮拉住了她。

    其实江淮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只是他的内心在告诉他,一定要问清楚,所以他才没忍住拉住了她。

    叶岁晚懵了一下,缓缓回头看向江淮。

    “咳咳,我听他们说,你最近喜欢上别的班的男生,是有这回事吗?”

    “??????”

    “什么,这谁给我造的谣,我才没喜欢别的班的男生,我是有大事要干,才没有空看男生,谈恋爱。”

    江淮不安的心在此时终于有了归宿,甚至带着一丝庆幸的想还好她没有。

    叶岁晚看江淮那冷冽的眼神好像渐渐地缓和了,她也不知道发生什么,看江淮没反应,她就打个招呼就离开了。

    江淮此刻也不在意她走没走,他懒洋洋地用手撑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眉眼带笑,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