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笔趣阁(biquge)新站 > 玄幻魔法 > 希望的手术刀 > 正文 40、四十 拨雾
    陈乐康听到尤希望说这话,全然是意料之中。他笑着摇摇头,目光温和地看着尤希望道:“有时候啊,也挺羡慕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不过你这样的年轻人也真的不多见。”

    尤希望也摇摇头,道:“除此以外,您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吗?”

    陈乐康握起润滑的金镶边杯子,直视前方,神情说不上是高兴、是悲凉、是痛苦、是期待、是纠结、是抓心挠肝是五味杂陈是怨念深重是有口难言是苦不堪言。他只是毫无表情地道:“那尤大夫,还想听什么?”

    “抱歉,我真的不认为您已经说了全部。其实如果这件事真的只是你们的家事,那再怎样我也不便多问。可是这不单单是财力深浅或兄妹矛盾之类的家事,这涉及人命,而且已经牵扯到了诸如伏辰等人,我做不到视若无睹,更何况还是已经知道了这么多的情况下。

    “您应该知道的,我再怎么幼稚也不是小孩子,不可能随便让人堵住了嘴,甚至堵住了脑。您刚刚咬死了其他都不知道,但这件事明显只是全部事件中的一部分,甚至可能这件事和被您隐藏起来的事之间,唯一的关联点就是杜晓峰。

    “我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是什么事情就这么不想为人所知……的确,如果我的推论全部错误,那我现在就是在无理取闹无疑,但是您要我怎么相信这全都是巧合?”尤希望说得很激动,但要是按照以往恐怕已经拍桌子吼人了,此刻却仍然彬彬有礼,只是略加重了语气,实在是不可思议。

    但陈乐康现在最在意的却不是尤希望变得多么知情达理了。他轻轻地看着茶杯,眼神里有些许眷恋的味道。突然,他目光一滞,像是最终决定了什么一般。他微微锁了锁眉,面上终于出现了看得出来的表情,但随即又趋为平静。他看了看站在自己对面极为较真的尤希望,停息了片刻,开口道:“要不然,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尤希望不置可否,静静地看着陈乐康。

    “有一个小男孩,他还有一个妹妹。他从小家里就很穷,不过那时候大家都穷,也不能说多难过。家里大人都是老老实实的工人,对他们都很好,有时候甚至更偏心女儿一点。

    “这对兄妹也很要好,哥哥会把捉来的青蛙和蝉送给妹妹,妹妹一开始不大喜欢,后来也会偶尔和他一起玩。妹妹也会把父母给她的糖果分给哥哥,会在她哥哥被小混混欺负时声泪俱下地挡在她哥哥前面。

    “后来他们长大了,都成了大夫。是妹妹先结的婚,男方人很好,也是大夫,他们很爱彼此,婚后也是一如既往的恩爱,还生了一个儿子。只不过男方是一个孤儿,幼时在福利院长大。由于没有双亲,他就和兄妹一样把要存起来的工资交予兄妹的父母。

    “好景不长啊,妹妹的丈夫患了脑膜炎,很严重,急需用钱。可是另一边呢?哥哥也急用钱。他要结婚了,他也很爱他的妻子,可是他妻子家父亲是大官,怎么会轻易看得上他这种普通人?

    “可是他们也是真心相爱的。一次审查,他妻子与他结识,二人一见钟情。日后实在是甜蜜得很,多数人都觉得他们郎才女貌。当然,也由于女方家庭的因素,让他这个早就想走仕途的普通大夫更加坚定了要娶她的决心。

    “于是,在他妻子的苦苦哀求下,她父亲终于松了口:只要能给出四百二十快彩礼就同意二人结婚。那时候的四百二十快多值钱呐,他本不敢问父母要,可是想到走上仕途能让他们一家都过得更好,他终于厚着脸皮去找了父母,得知存款一共不过四百出头。

    “他是真的很想娶她,父母看着他一片真心,又心疼儿子,就又借了点凑够了彩礼,给了儿子。于是他们二人的婚期就这样定了下来。原本应该是件高兴事,但谁能想到前脚哥哥刚把存款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