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暮回还在睡眼朦胧时就被人刨了起来,她生无可恋的站在茶水间,盯着咖啡机制作咖啡。

    谁说霸总只需要每天签签字发号施令就好了?

    陆寒切这个小狗崽子天才刚刚亮就把她给抓了起来,逼着她陪他来上班,美名其曰贴身保护。

    云暮回端着咖啡回到办公室,哈欠连天,还没走几步就被一个女人拦下。

    女人一头酒红色的大波浪,身材极佳,是个实打实的御姐。

    她一开口,一股浓厚的东北渣子味袭来,糊了云暮回一脸,让她彻底清醒。

    东北风味的御姐,真是别有一番风情。

    “你是新来的吧?”女人神神秘秘的拽着她走到一旁:“你搁公司是做啥的?”

    “送咖啡的。”云暮回老老实实的举起手中的咖啡杯。

    “我是彭馨,打杂的。”彭馨笑眯眯的搂着云暮回,左顾右盼之后,压低了声音:“你给小陆总送咖啡…有没有听到什么传闻?”

    云暮回来了兴趣,卦啊!还是陆寒切的卦!

    这她可得好好听听。

    “什么传闻?”云暮回一脸好奇。

    彭馨撇撇嘴:“你不会什么都不知道吧?”

    云暮回干笑两声,眨巴着眼望着彭馨:“我这不是才上任吗?”

    “哎呀…就是……”彭馨左右看了一圈,万分小心谨慎的把云暮回拽到隐蔽的角落,一脸郑重。

    “我怀疑小陆总喜欢男人。”

    她的话一出,云暮回险些没绷住脸上的表情。

    啥子玩意?

    喜欢男人?

    “你别不相信!我有证据的!”彭馨看她震惊的模样,以为她不相信,摁住她的手,严肃的开口:“上一次…”

    “我去给周牧送文件,就是小陆总的助理,他没在办公室,我听见……”

    “他和小陆总在总裁办公室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那个声音绝对不会错的!”

    “后面那段时间周牧的走姿一直很奇怪,而且你想想,小陆总身边不管是助理还是秘,全部都是男人!”

    “这不就代表了……”

    她的话还没说完,一道阴恻恻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彭馨浑身一僵,熊熊燃烧的卦分享欲被浇灭,干笑着和来人打招呼:“周助理,好巧啊。”

    “是挺巧的。”周牧站在两人身后,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两人,不知道听了多少。

    彭馨自知要完,拍拍云暮回的肩膀,大有一种英勇赴死的感觉:“你先走,我顶着。”

    云暮回端着咖啡,看着彭馨一改之前御姐的模样,变得狗腿起来,额角跳了跳,端着咖啡离开。

    回到总裁办公室,她将咖啡放在桌上,盯着正在办公的陆寒切,神色凝重。

    她的狗砸喜欢男人?

    那周小姐是怎么回事?

    他脚踏两只船?还是说周小姐只是他小娇妻的挡箭牌?

    她在脑子里脑补了各种各样的可能,不论是哪一个都逃不开陆寒切可能是个渣男的结果。

    她这么直愣愣的盯着陆寒切看了快二十分钟。

    盯得陆寒切头皮发麻,忍无可忍的抬起头,冷眼看向她:“有事?”

    “陆寒切…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云暮回斟酌着语言,观察陆寒切的神色,见他无所谓的点头,一脸严肃的问道:“你…喜欢男人?”

    她神色严肃,已经做好了陆寒切点头,就对他进行爱的教育的打算,咱们是三好青少年,这渣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