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笔趣阁(biquge)新站 > 玄幻魔法 > 穿成起点师尊和男主he了 > 正文 40、苏尘被卖了
    苏尘原本以为南宫韵也就罚他跪一会儿,哪知这一跪就到了半夜,还没人来传话让他起来。

    我这是继续跪着还是起来睡觉去,这南宫韵是不是把我给忘了?要不……先起来,算了,还是别了,万一南宫韵往凛寒耳朵那吹吹枕边风,我这小命可就玩完了,唉!原本想在这幽冥宫混吃等死,如今看来也是不行喽!刚开始就得罪了男主的宠妻,唉,真是倒霉催的。

    这刚想到这,天空忽然来了一道天雷,紧接着下起了瓢泼大雨。苏尘蹙眉:“这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呀,草,这个时候谁还在这淋着谁就是大傻叉。”语落苏尘便要起身,心下忽然剧痛难忍倒身地上,我擦,这要不疼都要把这反噬阵法的事给忘了!

    苏尘被这阵法折腾地死去活来,这时只觉身子倏然腾空被人抱入屋内:“师尊,这是怎么回事?”

    苏尘笑笑:“无妨,我身有疾,一会儿就好。”

    凛寒沉眸指尖轻动,灵力探入苏尘体内,面色当即暗下:“这是反噬阵法,还是最毒的反噬阵法,这阵法若不除,最多五年寿命。当年我离开时你还没有,那便唯有韫丞。师尊,与其这么痛苦承受,倒不如先陷入沉眠,这阵法我会帮你想办法。”想着抬手,苏尘便昏睡过去。

    凛寒连夜赶往仓夷山。

    重云宫中,韫丞正在想是不是该去幽冥宫将苏尘接过来,因此并未安睡,察觉凛寒气息,唇角勾起笑意:“我倒是没想到凛尊主竟然会来寻我?”

    凛寒也懒得再同韫丞寒暄,直言:“师尊身上的反噬阵法是怎么回事?可是你所为?”

    韫丞微微怔了下,随即便明白了,阿尘,你可是骗我骗得好苦,为了他你还真是……心下怒及,面上却柔和笑笑:“他身上阵法自然是代我受难,之前我在修行时不小心入了偏道,他便自愿用这反噬阵法代我受苦,这几年我也一直在找寻解救之法。”

    韫丞这话漏洞其实非常多,可凛寒关心则乱脑中回想苏尘痛苦模样,心下痛处却又恼恨,这痛竟然是为了韫丞,堂堂仓夷之主。而他如今只有五年寿命,愿意留在我身侧大概是不想让韫丞看到他身亡而伤心吧!好师尊,你可总是有办法伤我。

    凛寒离开后,韫丞暴怒,抬掌室内所有椅案瞬间碎裂。

    再回到幽冥宫,再看到苏尘,凛寒心中有怜惜可更多的感情却有些说不清,为什么,师尊,你为什么能对韫丞那么好,灵根给了他不算,还要把命也给了他!那我呢?这几日的温存,这几日我不可多得的几丝甜腻竟都是你为了他而施舍给我的。

    可是我不想要!这种施舍我凛寒不屑!不是我的,终是强求不得,又何必强求。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见你了。

    第二日,苏尘醒来,总算又挺过去一次,麻痹这玩意半个月就来一次真扛不住呀!系统,有没有法?

    【没有】

    苏尘认命地叹了口气。

    【我劝你还是和凛寒交流交流,把你之前做的事和他说说】

    有啥可说的,现在我俩相处的也不错,说了反而刻意。

    【算了,当我没说】老夫这心已经累了,顺其自然吧。

    凛寒虽然不打算再见苏尘,但还是将苏尘为什么大半夜淋在雨里的事查清楚了,直接寻上南宫韵冷声告诫,若再敢对苏尘出手,下一次迎接她的便只有死。

    南宫韵冷声质问:“凛寒,你为了报复我当年你入妖界后选择与南宫家议亲而走了这么一遭你,那苏尘呢,他做的事可是比我狠多了,你怎么不去报复他?”

    凛寒沉眸:“我想南宫小姐是聪明人,懂得言多必失的道理。”

    南宫韵冷笑:“我似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