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个有些红色弱,到时候还得来细查——不用担心,男性患色弱较普遍,就是有个别专业你报不了要注意……”

    吕浩庭查出了色弱。

    晏定宋的近视加深了几度。

    冬青树红果累累,商业区高楼林立,外卖员从四面八方涌进这片区域,带来了无数烟火气。

    “……下车的乘客请从后门下车……”

    车门缓缓打开,晏定宋压低帽檐,孤零零地下了车。

    汽车平稳起步,载着唯一一个乘客前往下一站。

    前台值班的小姐姐还是之前那位,见了他快连微笑都维持不住了,只想让嘴角与太阳肩并肩。她缓一缓神,低声和同伴要来了领路的机会,便微笑着迎上了晏定宋:

    “晏先生和我来吧……”

    电梯一路升上五楼。

    新来的秘书不仅长相温婉,说话也细声细气的:“老板还在工作,请问要喝茶还是咖啡?”

    “不用了。”

    秘书笑意不变,“好的。老板在开视频会议,请小声一点。”

    办公室里拉上了薄窗帘,透出一屋的橙黄色,电脑后坐着的男人西装革履,鼻梁上挂一副细边眼镜,眼神专注,笑容得体。

    他们这些人,根本就不需要摆出高不可攀的模样,因为他们自然而然地就会透露出那股子贵气。

    大约十分钟后,李谊殊结束了视频会议,并且一开口就是询问晏定宋:你早餐吃什么了?

    陈姨说起这件事情时,李谊殊头疼得不得了。

    他明白高考体检项目非常的多。

    低血糖,或者养出胃病可怎么办?

    “……班长给了点曲奇饼。”

    “那等会吃好点,”说着,李谊殊摘下眼镜,起身向他走来。

    他起晚了一步,被李谊殊摸了一下头。

    食堂在六楼,只在角落用几盆盆栽隔出了一处高层就餐区——以防高层没地方坐。

    “我要两碗过桥米线,一碗肥肠米线,一碗香菇米线,多加辣多加葱少放油不要香菜……”

    “我要可乐鸡翅,还有那个椒盐排骨,木须肉……”

    “来一碗山楂粳米粥……”

    这是个热闹的时刻,白领们来来往往,带了那么一股子家骥人璧的骄傲。

    眼见越来越多员工状似无意地把目光黏在这个方向,李谊殊干脆叫晏定宋先去最角落的位置坐下。

    随着晏定宋来公司的次数增加,即使是公司里再怎么孤僻的员工,都晓得了这么一号人物。

    迅速地点完餐,李谊殊整理好表情,一回头看见桌上多了两杯液体。

    晏定宋面前的那一杯是浓香醇厚的牛奶,他对面的另一杯则是菊花茶。

    晏定宋知道,也许是自己还未成年的原因,这个人偏爱让自己喝牛奶。

    古人云:春吃花,夏吃叶,秋吃果,冬吃根。

    而山药和萝卜,便是其中两种应季食材。

    奈何晏定宋不喜欢吃萝卜,李谊殊便点了一道软糯香甜的清蒸山药。

    至于另外的菜品:白果炒羊肉和鲜虾冬瓜汤,也都是鲜香口味。

    这一餐,可以说是比较符合体检期间饮食清淡的要求的。

    两个人平时吃饭时,多数是李谊殊去找话题,试图打开晏定宋的话匣子。

    四舍五入一下,晏定宋也来池萍三年了。

    他好不容易把人养成了这样,也不知道会便宜哪个女孩子。

    大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