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居然弄这样大的阵仗,制造紧张气氛,让皇上和邵公公之间产生猜忌。

    但皇上和邵公公之间产生猜忌,有必要这么大的阵仗吗?

    邵公公究竟有什么东西,值得专门掳走公主来让皇帝猜疑?

    难道那个小本本和皇上有关?

    余梵难以置信地看着邵公公。

    邵公公看到余梵的表情,知道他可能想到什么:“余公子,有疑问就问。”

    余梵考虑着如果直接问,邵公公能回答吗?

    而且,如果是很重要的东西,能问吗?

    邵公公见余梵犹豫不决,知道他有所顾忌,便轻声说道:“余公子,虽然咱家与你相处时间不长,但你是怎样的人,咱家也自认为算是比较了解了。”

    “而咱家是怎样的人,不知道余公子有没有信心。”说完,邵公公观察着余梵的表情。

    余梵其实是有些惭愧的。

    一则,原主的身份,其实是觊觎邵公公小本本的卧底。

    二则,他现在还分不清到底邵公公的对手是不是靖王,如果是靖王,邵公公是不是好人还有待考察。

    所以邵公公说余梵对他也没有信心,余梵还真不好回答。

    余梵近一段时间与邵公公的相处,从余梵自己的角度,他觉得邵公公不是坏人。

    但知人知面不知心,对邵公公,他不敢轻易下定论。

    如果说邵公公真的就是一个隐藏极深的坏人,在余梵内心深处,其实是不太能接受这样的现实。

    邵公公见余梵一时间没有回答,知道他在心里权衡。

    也对,外界对邵公公的传言,什么样的都有,所以对卲公公有什么看法那也再正常不过。

    但邵公公心里不免有几分失望。

    不过卲公公既然能踏踏实实做好自己,在圣上这样的大老虎身边生存下来,很多事情必然看得很开,也看得很淡。

    邵公公重新开口:“余公子,咱家收回刚才的说话,你有问题直接问就好。咱家尽量回答你。”

    余梵的脸红了,有些羞愧地解释:“邵公公,在下不是对你没有信心,而是对自己信心不足。”

    “在下一直在想,在下真的值得公公的信任吗?”余梵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余公子,咱家对你有信心,你有何必对自己没有信心呢?”邵公公一脸和煦地看着余梵,“你很多下意识的行为,已经对你做出了最好的注释。”

    余梵想了想,邵公公说地对,自己毕竟不是原主,自己是遵循内心的人,那种是非不分的事自己做不出来,惩恶扬善才是自己真正想做的。

    余梵对着邵公公笑了笑:“公公明鉴。”

    “那在下也不藏着掖着,就直接问了。”余梵迎向邵公公的目光。

    “在下听闻邵公公曾经救过当今圣上的命,所以颇得圣上青睐。据公公所知,会有什么人想挑拨你与圣上的关系呢?”余梵提出了他的第一个问题。

    邵公公沉吟了一下,回答:“照理来说,咱家应该在宫里伺候圣上。承蒙圣上抬爱,才得以为圣上分忧,走出皇宫,协助处理一些皇城的事物。”

    “公公的职务是不是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余梵一针见血地问道。

    “这是自然。”邵公公点点头,“咱家既然是圣上安排辅助那些大人们做后勤工作的,自然会帮助圣上监督那些人的行为,杜绝一些不良的小动作,让一切都依律而行。”

    余梵点点头:“所以说,与公公职务有关的人和事,可能会引起某些人想用一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