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绥听之却凝眉,切中其中关键 ,“岚之不是…妖吗?”

    岚之道:“琼崖说我不是妖,乃是天地间灵气所化,身骨俱佳,是做神仙的好料子。”

    晋绥一默,语气低沉,“难怪,所以说,岚之是这座庙的主人,或者说是这座御龙山的山神吗?”

    “嗯。”岚之低低地应了声,“其实我才不想当什么山神呢,只是琼崖说过,每个人身上都有自己应担的责任。我尽当了这山神,便要承担起守护山的义务。”

    晋绥没有再追问,想起一事,就道:“昨日我下山遇上了一个怪人,作道士装扮,为人气质古怪,还诓我说你是吃人的妖,要送我一张符纸。”

    岚之手一顿,眉头渐渐皱起,语气有些警惕,“你信了他?”

    晋绥轻轻摇了摇头,“我自不会轻易信他,也没接过符纸,只是担心,他会对你不利。”

    岚之:“不必忧心,我出不去山,他也进不来伤我。”

    “何意?”

    岚之对他细细解释道:“山里有前山神留下的阵法,我受制无法出山,但一般心怀鬼胎的邪魔妖道也进不来。”

    晋绥了然,心中却仍有几分不安,劝道:“那人看着绝非寻常人物,还是小心提防。”

    岚之点点头,看着没多在意的样子。

    晋绥也就不多言,陪他聊聊天,讲讲外面有趣的事。待天色从清浅变为澄黄,才起身告别。

    岚之拉住他衣袖,说送他回去。

    岚之指尖捏诀,两人眼前再睁时,便已到了山下,不过几息间,行了数里。

    晋绥感叹道:“当真御风而行,绝妙无比,也难怪那么多皇朝天子招揽道士无数,谋求成仙得道。”

    岚之微微笑了笑,莹白的脸庞像发着光似的,“我就只送你到这了,你若有空,便常来找我玩,但千万要记住一事,不可向其他人透露我的身份。毕竟,这里已经不再是几百年前信奉神灵的时候了。”

    晋绥记住他的话,“我自不会做那背信弃义的人,你且放心信我。”

    两人相视一眼,都露出笑来。

    只言片语,已有深厚的默契藏于其中。

    如多年结交的好友知己,又如抵死缠绵的道侣情人。

    当晚,明月悬空,碧辉映水。

    晋绥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他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晋绥睁开狭长的眼眸,耳边传来鹦鹉聒噪的声音。

    羽毛艳丽的鹦鹉从窗外飞至他肩头,口吐人言,“山神大人,您快去看看,外面发生了异象。”

    晋绥的五感像是与这位山神大人相连,他可以通过他感受到外界发生的一切,却控制不了这具身体。

    听到鹦鹉的话,晋绥眉头微蹙,山神?哪个山神?是岚之吗?

    他的视线忽然升高,这具身体的主人站起来了,声音低沉冷漠,“异象?随我去看看。”

    那鹦鹉张开双翼,飞到前面带路。

    晋绥也跟着看见了外面的景色,他惊讶,这不就是御龙山吗?身后走出来的宏伟建筑,赫然就是山神庙,不过是更为明亮干净,走出来时经过的殿堂尽是供香不断,烟雾缭绕升空。

    这位山神大人脚步踏出一步,身体就已

    行至几丈之外,庙外人流不息,绵延至山下排出一条长龙,无数的凡人臂挎竹篮布包,带着时兴的蔬菜瓜果从山下赶来祭拜。

    可他们不知道,他们一心侍奉的山神此刻就从他们身边经过,但以凡胎肉眼,根本看不见山神的身影。

    山神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13599笔趣阁笔趣阁小说网启迪小说网笔趣阁新站19358文学26661文学稀有资源站大河小说358小说33991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