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现实后,七海七濑得到一个意料之中的消息,参与到支援小分队的人们,全部进医院躺着了。但可喜可贺的是,没有一个人受重伤,他们甚至还能在医院里辛勤工作,把整个片子剪完。

    白色的病房内靠着墙壁左右一共放着八张铁架床。

    七海七濑盘着腿坐在其中一张病床旁椅子上,吸溜吸溜吃着泡面,看着他们一脸肾虚地盯着光屏,心里充满了敬佩。

    随后吸溜吸溜,一碗吃完接着吃下一碗。

    他的身边还有三碗不同味道的泡面,垃圾桶里已经丢了五个空碗,再加上他手里的那一碗。

    七海七濑竟然承包了房间里所有人的午餐。

    毕竟,他们不吃,也不能浪费了。

    这种不吃不喝不睡的(叉掉)肝帝(叉掉)敬业精神简直感天动地,就连导师们也被惊到,特意在作品上交后的某一天,派出一个人抽空来探望,顺便告诉他们最后的结果。

    “你们这种精神值得赞扬,但很可惜的是,不合格,打回重做。”

    面对《改编不是乱编》课程的导师带着微笑的一把不见血的刀子,导演组的领头人山田阳太心口一痛,一张脸顿时煞白。

    连接的心电监护器的屏幕上,不规律的起伏线条,实时展示了他复杂而又诡异的心情。

    他伸出颤颤巍巍地手,轻轻拉住导师的一小片衣角,声嘶力竭地问道:“为什么!?”

    导师回了他一个平淡的眼神,却压得他说不出话,“你们这个片子的灵魂是什么?”

    这……

    说实话,这个片子根本没有按照剧本来,因为换了审神者,从中途就一路狂奔到未知的结局。你问他,他只能说:我也不知道啊!

    但是,面对导师能这么说话吗?必须是不能。

    山田阳太当即做出一副委屈的表情,用哽咽的腔调突出他的无奈。

    “其实,我们本来的剧本不是这样的,都是因为原住民的突然发挥,剧情一路蛇皮走位,所以就……”

    “所以,《如何利用原住民完成剧目》的导师给了你们零分。不能够认真揣摩他人心思,算出每一种突发情况,并随时随地掌握剧本的人,不是一个好的导演。”

    “那导师您……”

    导师拍拍他的手当作安慰,一脸慈祥的笑暗藏鼓励,“我当然也是零分。”

    山田阳太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他也太难了,早知道当初心理学课程就不全程睡过去了!

    “无论如何,一部优秀的电影一定是有灵魂所在的,必须有它的价值,能带给人们欢愉,又或者是具有教育意义。看完之后,人们会从中体会到什么,这样的电影才是一部完整的好电影。”

    导师留下最后一句话,转身就走了。

    “另外,血腥暴力禁止,会被和谐的。加油吧,山田同学。”

    ◎

    又过了一个月,受伤的人终于全部从医院里出来,久违地、一人不少地聚集在了工作室里。

    漆黑的房间里只在桌子上留了一盏小灯,微弱的灯光从下至上照亮他们惨白的脸。安静的房间里只有某个人喝着奶茶的咕咕声,颇有一种鬼片现场的阴森。

    忽然,山田阳太咳了一声,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后,严肃地说了一遍导师的要求,最后做出应对政策。

    “综上所述,这一次我们一定要拍得有深度!花子!”

    山田花子,他的妹妹,导演组的一员,兼职编剧。扎着麻花辫的少女充满斗志地应了一声,“在!”

    “剧本写得怎么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笔趣阁新站19826文学26661文学稀有资源站大河小说笔趣阁小说网饭饭电子书启迪小说网358小说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