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香躺在冰冷的泥水中, 天空下着雨,浇在身上透心的凉。

    所幸她这次没有从高空落下,所幸她侧着头躺着, 虽然每一次呼吸都免不了吸入一些泥水,但至少她不会溺死在这片泥地里。

    意识变的很混沌,思维无法集中,好像有什么声音一直在她的耳边叨念着什么,但是过于混乱的精神又让她听不清楚。

    啊啊……好冷啊……

    身体在传递着痛苦的信号, 但即使如此也无法集中一点精神。她隐约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要冻死在这里, 但依旧无法移动哪怕一根手指。她知道自己不能睡下去,可是眼睛怎么也无法控制, 实现越来越模糊。

    啊啊……像她这样没用的人,是否死去才会是最好的呢?

    不知道自己死在这里的话……是不是会让大家难过,给这里的人带来麻烦呢?

    她隐约觉得这种软弱的想法是错的,但是又觉得理所应当如此。

    然后,她最终败给了睡神的召唤, 闭上了眼睛。

    ——她做了一个梦。

    梦中有她自己,还有一个长头发的十三四岁的少年坐在她身边的大石头上。明明是那样小的少年, 眉宇间却有着成年人都未必会拥有的意气风发和威严, 让她不由自主就产生了敬畏的心理。

    那个少年饶有兴味地看着他,声音不知是嘲笑还是觉得有趣,摸不透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你知不知道, 如果不是我心血来潮救了你, 你就已经变成两半了?”

    “好大人, 真的真的太感谢您了!”立香九十度弓腰敬礼:“我、我不知道待着从者穿越时空会有这样严重的后果, 还好遇到了您……”

    “无需道谢, 这本就是我一时好奇罢了。毕竟异时空的来客可是稀奇的东西。”长发的少年随意地笑着:“虽然时空不同, 但在我的眼中从者也与‘灵’类似。能够和不止一个灵体契合到如此地步,你也确实有被我搭救的价值。”

    “知道吗?你和你的从者之间的契约很深,这种深不仅仅只是单纯的灵力供给,也并非只是利益的伙伴,而是有感情包含在内、深不可测的一种深度。”

    “感情永远都是最神秘莫测的东西。”

    “你们之间的感情越深,羁绊就越强,契约的联系也就越坚硬,你们之间散发的光辉也就越闪亮。越是闪亮,扭曲本就混沌的混乱空间就越容易,而美丽的东西总是会想要让人破坏的。”

    立香眨眨眼睛:“好大人,您的意思是,因为从上个世界过来的时候比利小子和燕青担心我所以和我一起穿越,但也正因为如此才让我倒了血霉?这……可在时空隧道中只有我受了伤呀。”

    “因为你是契约的主体,所有羁绊的连线最终的汇集点都在你的身上。而这华美的连线间,你也是最璀璨的光芒。我不是说了吗,越美丽的东西也总是越让人想要破坏。”

    长发的少年拨弄着耳朵上大大的耳环,似笑非笑道:“这次是你的运气好,付出代价仅仅只是四肢与身躯的分离,所以我可以轻易救了你。但是再有下一次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分离的可能是你的内脏,你的记忆,你的脖颈,甚至是——你的灵魂。”

    “那么好大人,如果分离了的话只靠我自己还能恢复吗?”

    “撒,谁知道呢?”名为“好”的长发少年站起身,望向了不知名的远处。似乎在看向远方,也好像在看着未来:“意念上的概念作用于身体,谁也不能明确的分辨出最后的结果。不同于现实的直接伤害,这种分离想要恢复,也许会非常简单,也或许极其艰难。”

    “您也会不知道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笔趣阁新站19826文学26661文学稀有资源站大河小说笔趣阁小说网饭饭电子书启迪小说网358小说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