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笔趣阁(biquge)新站 > > 酷仔 > 008不会放弃与放弃
    年甚摸了下自己被打肿戴眼镜都卡住的鼻梁,心里暗忖:早上说讨厌男人碰?下午在街上抱男人?

    他咧了咧嘴角。

    哎,男人心海底针。

    裤兜里手机震动,年甚拿出手机,是一条信息。点开看见发件人名字,他感受到千斤重石头压着自己的脖子,喘不过来气的感觉。

    发送人:肖雯。

    —喂,我快死了你知道吗?

    年甚手心一紧。

    页面上快速又弹出来几条信息。

    —你跑到上海去了,我明天就死了。

    —我死了,你就解脱了。

    —喂,我死了,你是不是很开心啊?

    —你是不是就等着我死?

    年甚忽然呼吸困难,他立刻按了关闭键,快步拐进一条人相对较少的街道,走进一家店面很小的咖啡馆里。他坐在一张靠窗的黑色圆桌前,手肘抵在圆桌两个漫画人物接吻的彩绘面上,双手撑着额头,尽力平静情绪,梳理所有的事情。

    我离开北京来上海,肖雯知道了,所以才会发那样的信息。她以为我放弃研究室了。我的病没好,妈一定让我待在上海,绝对不可能让我回北京。我的病如果一直不好,一直不能回北京,研究室缺了我,该怎么进行下去。

    思前想后,年甚终于想到一个可行之法。

    “妈,帮我在上海开一间研究室,我发誓我一定天天接触魏无形。”年甚拨通周岚迪的电话,言词恳切。

    “儿子,你的病好了吗?”手机传出周岚迪关切的声音。

    年甚想如实回答说完全没好,但那样的回答绝对得不到研究室。他把自己的语气调成兴奋状态,激动地回答,“昨晚我们睡一起后,我感觉我好了很多,特别有……特别有那种冲动,可能马上就要痊愈了。”

    “真的吗?太好了!”周岚迪的声音比年甚装出来的激动还要激烈几分。是溺水之人看到了救生员朝自己游来,那种看到生还希望的语气。

    “嗯。真的。”年甚心口冒出一丝内疚。

    “太好了!儿子,妈马上找人给你弄研究室,你再多和他接触,只要病好了,妈就接你回北京。”周岚迪声音兴奋。

    “嗯。”年甚说了几句注意安全之类的话。

    父亲年兆丰被通缉开始逃亡之路后,其他小赌场都等着拾级而上。连胜赌场没了“外援”,周岚迪一个女人实在辛苦,他关心说,“妈,别太累了,注意休息。”

    “儿子,妈妈不累。你现在要以你的病为主……”

    两人互相道了几句关心对方的话,年甚挂断了电话。

    他给肖雯回了条信息。

    —我会在上海再开一间研究室,我不会放弃你的病。

    *

    “走吧,去吃米线。”武空拨开魏无形靠在自己肩上的头。

    “陛下,我们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这五百多块,其实也帮不了他什么。”魏无形松开抱着武空的双手,语气中肯。

    “那我们还能怎么办?”武空问。

    “走,我有个办法。”魏无形转身往学校的方向走。武空跟在后面,两人进了一家文具店。

    魏无形买了一块手写板,找老板要了支笔,准备往板上写字。

    “唉,你要写什么?”武空伸手拦了一下正要落在板上的笔。

    “你要帮我写啊?”魏无形抬头看武空。

    “你写的字是米和田共同生产的米田共,能看吗。我来写。”武空拿过魏无形手里的笔,“要写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