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正厅吃晚餐的时候,才见着小表哥和舅妈之外的人——舅妈过来送过热茶和吃食。岁月终究无情,却也尚能透过变换了的面容依稀瞧见舅妈当年的风华。一切看起来似乎依旧有迹可循。

    妙还语的家里增加了新成员。

    是一位青年男性,年纪看起来和小表哥差不多大。一头干脆利落的银灰色短发,简单贴身的黑色衬衫松散着最上面的两颗扣子,**穿着一条深色的西服裤,眉眼张扬,嘴角似笑非笑地微微勾着,整个人都散发着充满野性的攻击性。

    我不由得想起先前的那辆骚包的红色轿车,这位陌生的个性张扬的男子应该就是小表哥口中的爱人了。

    我看向男子身旁的小表哥,小表哥也正巧看过来,他冲我微微一笑,介绍道:“我爱人,孙熙”。

    而我对此并没有感到吃惊,妙还语家中的其他成员似乎也像是早就习惯了男子的存在,从一些细碎微小的互动间看得出来,他很好地融入进了眼前的这个大家庭。

    妙还语的姥姥并不在席间,我轻声询问身侧的妙还语,得到的回答是姥姥在妙还语高三那年便去世了。我不禁想起高三那年我去表白的前期妙还语曾因事请假离开过一段时间,或许是正巧在那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吧,可妙还语一脸不欲多言的模样,我便没有继续问下去。

    大表哥的小女儿的也没有出席,她这会还在大学学校校园里念书。

    而妙还语的父母和小姨依旧是离开状态。

    一顿饭如同过去一样吃的安安静静,饭后大家各自散去,小表哥和爱人一同回了房间,妙还语的舅舅端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远处的巨屏电视机里放着探索类的节目,大表哥和大表嫂在另一边相偎看着,舅妈则拉着我坐在一旁聊起了家常。妙还语不知去了哪里。

    舅妈说原本以为能够在更早之前与我再次见面,没想到一晃十多年便过去了。说当初我看起来还那般年少,现在却俨然一副大人的模样了。问我这些年都去做了些什么事情,问了以前大学的情况,问了后来工作后的事情,问我怎么今年才过来。

    “但我们早知道,你会再次来到这里。只是比想象中的晚了一点。”

    最后舅妈总结道。</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