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了?醒了就起来,给你订了鱼汤喝,喝完给你看个东西。”贺云泉打开保温盒,鱼汤香气四溢。

    “什么东西?我想喝西瓜汁。”薛承希睁开眼看了看鱼汤,又用脸蹭了蹭枕头。

    贺云泉道:“你先把鱼汤喝了。”

    薛承希捧着碗,问道:“待会能出院吗,我想回家了。”

    贺云泉把勺子递给薛承希,道:“你喝完我带你回家。”

    薛承希舀起一勺汤刚要喝,动作一顿又道:“待会给我买西瓜汁吗?”

    贺云泉微笑道:“你是不是皮?”

    薛承希笑了笑赶紧低头喝汤,其实就是不想让贺云泉再担心,所以就开开玩笑让贺云泉放松一点。

    薛承希喝完汤以后又喝了一碗皮蛋瘦肉粥,吃饱了才想起贺云泉,道:“你吃了吗?”

    贺云泉收拾着垃圾,道:“你没起来的时候我就吃完了。”

    薛承希下了床就感觉自己身上哪哪都疼,到处都是酸痛痛的。

    贺云泉给薛承希穿上鞋子,道:“身上酸痛吗?医生说正常的,过两天就会好多了。”

    薛承希点了点头任由着贺云泉给他绑鞋带,贺云泉拿出手机点开,点开微信的一个聊天框,丢给了薛承希,道:“自己看看,有没有认识的。”

    “什么?”薛承希拿起手机点开图片,往左划,一张张图片没有一张不见红的,一个一个都鼻青脸肿的,还真别说,就认出来了几个。

    “这是………?”薛承希划到了最后,是一段视频。

    画面开始,曹院长躺在治疗床上,太阳穴贴着电击的白色圆贴,躺在床上不断尖叫,薛承希甚至能听见电流声,噩梦的声音。

    很快,床上就湿了一片,那是……失禁了。

    “这么大电流…………”薛承希把手机递还给贺云泉。

    “不问问我哪里来的?”贺云泉似笑非笑地接过手机。

    薛承希主动抱上贺云泉,跟一个寻求安全感的孩子一样,道:“我觉得应该是你找人干的。”

    贺云泉把手放在薛承希背后,抱着他,道:“对。”

    薛承希叹了口气道:“我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我姑姑了。”

    贺云泉手收紧了几分,道:“你不用面对,我会帮你处理好。”

    薛承希以为贺云泉的意思是跟他姑姑说明白,于是道:“好。”

    “走,带你回酒店收拾东西。”贺云泉光明正大地牵着薛承希一路走出医院,收获目光无数。

    贺云泉用手机叫了车,两人从车里到酒店都一直牵着手走,刘蕙心肯定已经接到法院传票了,所以现在不会在酒店。

    薛承希赶紧快步上去房间收拾东西,贺云泉帮他一起收拾,两人收拾完东西走出酒店,贺云泉用手机订了高铁票。

    “要坐好几个小时呢,我们买点吃的带上去吧。”薛承希看着手机上距离的发车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

    贺云泉伸手揉了揉薛承希的头,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牵着薛承希,道:“小希小朋友,我们去买西瓜汁。”

    两人在附近转了大半圈才找到一家奶茶店,要了一杯西瓜汁和一杯奶茶,这样,两个人就可以喝到两种不同的口味了。

    贺叶权已经把事情都办的差不多了,按这样的速度,两人在高铁上时,医院就会被封,而里面的人,则会被起诉,以薛承希的名义起诉,赔钱又坐牢,这是最重的了,因为死刑不至于。

    薛承希的肚子不适时宜地响了一声,贺云泉放下手机伸手去摸了一下薛承希的肚子,道:“肚子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